天天实时:“疯狂”的栀子花:最高每斤卖35元!犍为栀子花价飙涨数倍,迎上中式新茶饮风口-财华网

天天实时:“疯狂”的栀子花:最高每斤卖35元!犍为栀子花价飙涨数倍,迎上中式新茶饮风口

▲盛开的栀子花

“做梦都没想过卖这么贵!”今年5月底,川南小城乐山犍为的栀子花市场价一度达到35元一斤。这让很多花农都觉得不可思议,往年当地栀子花行情正常情况下三五元一斤,最高也就10多元,而今年一开市就卖到每斤15元,且大多维持在每斤二三十元的高位。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走访调查发现,“疯狂”的栀子花背后,中式新茶饮风头正盛,“栀子系列”逐渐成为市场新宠,不少企业来到犍为抢购栀子花茶原料,导致花价飙升。

作为“中国茉莉之乡”,犍为县种花传统已有300多年,逐渐形成完善的花茶产业链,这是众多新茶饮品牌选择到犍为采购栀子花茶的重要原因。近年来,犍为栀子花种植面积急剧扩张已赶超茉莉花。官方信息显示,目前该县栀子花种植面积已超10万亩,茉莉花种植面积8.6万亩。

而栀子花迎上的风口也让人期待。相关数据显示,2023年全国新茶饮市场规模预计达1498亿元,到2025年国内消费市场规模有望突破2000亿元,千亿级市场发展前景广阔。

不过,对于行情暴涨的栀子花,不少花农也喜忧参半:今年赚得盆满钵满,来年会不会暴跌?栀子花能否成为当地继茉莉花之后的又一“芬芳”产业,并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

▲村民采摘栀子花

“疯狂”:

去年行情还是三五元一斤

今年最高卖到35元一斤

“中国茉莉之乡”,是川南小城乐山犍为的一张响亮名片。但没想到,今年“栀子花”却成为小城街谈巷议的词汇,很多人感叹“真的太疯狂了!”

这段时间,在乐山犍为县的很多村庄,清晨走进栀子花地里,随处可见的栀子花形态饱满,花香扑鼻,工人在茂盛的花丛间穿梭,娴熟地采摘栀子花。

前几年,犍为县定文镇金山村尝试种植栀子花,目前投产的已有200多亩。一位村民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今年栀子花市场需求较大,价格也水涨船高,前段时间最高卖到30多元一斤,平均下来也是近20元一斤,每亩净利润有1万多元钱。

王成兵是犍为县玉津镇铜高村农民,原来种植茉莉花、栀子花,后来改行成为茉莉花、栀子花的花贩。“我记得6月1日那天,栀子花市场价是34元一斤,快到去年的10倍了!”在犍为县清溪镇伯乐村收购点,王成兵一边忙着过秤一边感叹。

谈起今年栀子花的行情,清溪镇胭脂村64岁的杨禄凤笑得合不拢嘴,“今年到村里来收购的比较多,我先后一共卖了四家,价格最高的一批栀子花每斤32.5元,最低的一批成色差些,也卖到了12元。”

村民毕大叔原本在城里跑网约车,前些年家里也种植了一些栀子花,到了花季可采摘卖钱补贴家用,今年行情让他震惊了。红星新闻记者在村里见到他时,他正骑着电瓶车急匆匆地赶往地里,“要多剪一些枝条,把房前屋后的空地都插满。”

“真的是一天一个价!”当地某大型茶厂的相关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去年栀子花的行情是三五元一斤,偶尔冲到10元一斤,今年一开市就是15元一斤,到5月底飙到最高每斤35元,大多时候平均每斤30元,这段时间还维持在20多元。

▲栀子花收购

幕后:

迎上中式新茶饮发展风口

多家茶饮品牌加大栀子茶饮推广力度

为何今年犍为栀子花突然走俏,卖得这么好、这么贵?

不少花农表示也不太明白原因,只知道被收去加工栀子花茶,“听说拿去做奶茶,抢着收的人多,花价自然就高了。”

花农王成兵回忆,大概2013年时,当地有一位姓蔡的种花大户将栀子花销到了外地一家花茶厂。随后两三年,就不断有客商到犍为订制、加工栀子花茶,本地一些茶厂也开始陆续上马栀子花茶生产。

彼时,正是中式新茶饮赛道开启的时候。以喜茶、奈雪的茶为代表,采用茶叶原料,并辅以各类新鲜水果和芝士,朝着精品茶饮的方向发展。

▲奉贵人茶业公司的奶茶杯形象墙

四川奉贵人茶业有限公司早年做茉莉花茶起家,2016年开始做栀子花茶,现已成为犍为栀子花茶龙头企业。该公司执行董事黄昊介绍,鲜花能用于窨茶的不多,茉莉花当然是“常青树”,栀子花前景也不错,如今各大茶饮品牌都在加大栀子茶饮的推广力度。

据经济参考报消息,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新茶饮委员会联合美团新餐饮研究院发布的《2023新茶饮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23年全国新茶饮市场规模预计达1498亿元,到2025年国内消费市场规模有望突破2000亿元,千亿级市场发展前景广阔。

“新茶饮赛道竞争激烈,各头部企业只有不断创新产品,才能吸引消费者。”在该公司研发总监丁锦成看来,栀子花香清冷自带高级感,且辨识度高、香味持久,这可能是众多品牌都押宝栀子花的原因。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很多头部茶饮品牌都推出了栀子产品,如古茗的“云雾栀子青”、奈雪的“霸气栀子绿蜜瓜”、书亦的“栀夏”、沪上阿姨的“东方栀晓”等,此前茶颜悦色“一问三不栀”、雅克雅思“离花栀晓”等产品中也都用到了栀子绿茶。

面对市场的火爆,目前奉贵人茶业公司与很多品牌方共同研发了栀子花茶系列延伸产品,该公司合作服务的新茶饮门店在全国有5万余家,今年预计订单会有5000吨栀子花茶。

小溪茶厂则是犍为花茶的另一个龙头企业,每天消耗的栀子花达数万斤。除了花茶龙头企业外,当地很多小茶厂也接到了大量栀子花茶订单,都在四处抢购栀子花。

▲某茶厂栀子花生产车间

扩张:

作为“中国茉莉之乡”

栀子花种植面积已超茉莉花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乐山犍为县已有300多年种花传统,逐渐形成完善的花茶产业链,这是众多新茶饮品牌选择到犍为采购栀子花的重要原因。

犍为县茉莉茶协会会长史兴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以前犍为茉莉花种植面积最多时有10多万亩,这几年减少了,现在官方公布数据是8万多亩,“目前犍为栀子花种植面积超过了茉莉花,估计已达10万亩。”

犍为县政府官网2023年12月发布的信息显示,“全县发展茉莉花8.6万亩”,而犍为县政府新闻办微信公号“微犍为”和四川省农业农村厅官网信息则显示,“如今犍为县栀子花种植面积已超10万亩。”

▲村民正在剪切栀子花枝条

其实,不仅是在犍为,周边的沐川、夹江等地部分村民种植栀子花的积极性也很高。这几天,清溪镇胭脂村村民廖燕正在家里剪切老桩栀子花的枝条,短短10多厘米,一根卖两三毛钱,“沐川一个客户要2万根,今年我光卖栀子花枝条就卖了10万根。”

在沐川县沐川舟坝镇石堰村,采用“集体经济+合作社+农户”的种植模式,当地种植栀子花面积达5000亩左右,其中正式投产已有2000多亩。

喜忧:

栀子花种植面积急剧扩大

如何走上“双花争香”可持续发展之路

面对栀子花飙升的行情,也有人担心:近年犍为栀子花种植面积急剧扩大,是否会对当地茉莉花产业造成冲击?还有花农担心,好行情会不会持续?

对此,犍为县茉莉茶协会会长史兴洪介绍,犍为之所以成为“中国茉莉之乡”,和茉莉生长对环境条件的要求密不可分,而栀子花种植要求低,管护和采摘也更方便,所以这几年栀子花受到村民青睐,有些村民在茉莉花地里套种栀子花,将一些茉莉花逐步淘汰了。

“栀子花对茉莉花的冲击肯定有一些,但也不会那么大。”史兴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采的时间来看,栀子花的花期主要在4月到6月,而犍为茉莉花盛花期在7月至9月,正好弥补了茉莉花的花期空档,两者形成衔接互补。

▲花农在田间管理栀子花

史兴洪表示,从产量和效益方面来说,茉莉花亩产七八百斤,正常价格每斤25元左右,栀子花亩产1500至2000斤,正常价格每斤四五元。因此,不考虑特殊行情的话,扣除种植和采摘等成本,茉莉花比栀子花的效益还是要高一些。

“茉莉花是犍为芬香产业的的根基,必须要想办法保住(种植规模)。”史兴洪认为,如果一旦消退,反过来再想重新发展茉莉花就很困难了。

不过,今年栀子花价格暴涨,确实让很多花农赚到不少钱。“我的栀子花可摘两季,头季花收入12万元。秋季花预计可摘1000斤左右,大约有2万元收入。”双溪镇兰花村村民杨福盛说,从今年行情来看,种栀子花的效益很可观。

罗城镇七星村的沈武平种植栀子花20多亩,今年预计总产量2万多斤。“根本不愁卖。”在他看来,栀子花正常价格每斤四五元,如果每斤卖到10元都是暴利了,扣除成本每亩至少还有1万多元利润。

同时,栀子花价格暴涨,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也让不少花农忧心:随着跟风栽种的大面积栀子花陆续投产,或者这轮中式新茶饮风口过去,来年会不会暴跌?栀子花又将何去何从?

史兴洪还指出另一个问题:目前犍为县部分茶企生产技术管理水平不足,导致不少知名茶饮品牌抢购栀子花后,到临近地区选择茶企进行加工,这不能不说是一大损失。

对川南小城犍为来说,栀子花能否成为继茉莉花之后的又一“芬芳”产业强势出圈,并走上“双花争香”的可持续发展之路,还需要市场和时间的进一步检验。

红星新闻记者 顾爱刚摄影报道(部分图据微犍为)

编辑潘莉 责编 邓旆光